季白

pinto大法好,spirk保平安
社会你诚哥你三哥你然然弟弟

【pinto】灵魂之声(5)

配对:Zach/Chris

分级:G

简介: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分开了,现在他们要找回自己的爱人

警告:没有啥吧

弃权:不属于我

beta:  @cat_xry 


Chapter.5

 

Chris转过身假装对着橱窗的玻璃整理了一下头发,正好看到那个一路跟着自己的男孩笨手笨脚地从街边的报摊上拿起一份报纸挡住自己,然后偷偷地从报纸上方偷看Chris。

怀着接近真相的兴奋感,Chris昨晚根本没睡好,早上太阳刚刚跳出地平线Chris就起床了,他住的地方离书店并不远,昨晚下了一场雪,早上的空气寒冷刺骨,但Chris还是决定走过去,而他刚出酒店就发现自己被跟踪了。跟踪自己的人跟踪技巧并不高明,Chris转过两个街角就发现了他,更别提一路上跟在自己身后的各种动静。

Chris考虑了一下,觉得那个男孩不像是有恶意的样子,他转身走向男孩。

 

Anton看见Chris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又或者是自己太想念那个拖稿的混蛋的缘故才把一个体型相似的路人看成了Chris,他远远地跟着Chris到了La Memoria所在的街道,看到了同样吃惊的Joe,他这才确定,Chris真的回到了纽约。

知道Chris出事后Anton曾去过洛杉矶看他,当时他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昏迷着,而Zach还在北欧生死未卜。直到他去了滨州参加Zach的葬礼,他才知道Chris醒来后就失去了关于Zach的一切记忆,忘掉了他在纽约遇到的一切人和事。

按照Chris家人的要求,他们不再出现在Chris的生活中。Chris、Zach,还有La Memoria,都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成为了记忆。唯一能证明他曾经有过这样两个朋友的只剩下电脑里那半部未完成的书稿。

第二天,Anton早早地来到Chris住的酒店外蹲点。昨晚他跟着Chris一直回到了他定的酒店才离开。Anton并没有在门外等多久,Chris就从酒店里出来了,他没有犹豫地直接往La Memoria的方向去了,Anton立刻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

按理来说Anton不该再和Chris有任何交集了,Chris无法承受失去Zach的打击于是选择了忘记,但是Chris对他来说不只是作者与编辑那么简单,他和Zach都是Anton重要的朋友,他只是想确定他的朋友过得好不好。

一路上Anton要注意不要跟丢Chris——事实上就算丢了他也知道去哪里找他——又要注意不让Chris发现他,为此他碰倒了两个人的咖啡还踩到了一只猫的尾巴,走到一半路的时候Chris停下了,对着路边的橱窗整理自己。Anton连忙拿起街边的报纸把自己挡在后面。过了两分钟,他觉得Chris应该走了,打算把报纸还给人家然后赶紧跟上去,谁想到他刚刚放下报纸,正好对上了笑眯眯的Chris。

“嗨,你干嘛跟着我?”

……Anton当机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Chris,思来想去,他只剩一条路可走。Anton把报纸折好放回报摊上,然后深吸一口气,撒开腿跑掉了。

 

等Chris反应过来,Anton早就消失在了转角,Chris听着远处传来的惊呼声和东西被碰落的声音,笑着摇摇头,希望他别受伤才好。

耽搁了这一小会儿,太阳已经升高了,Chris觉得自己开始暖和起来了,他继续向La Memoria的方向走去。他不知道书店什么时候开门,昨晚他打过Noah狗牌上的电话,一直都是关机状态。

如果书店没有开门,我就到转角的咖啡店等到开门好了。Chris打定主意。

Chris走过转角,书店的玻璃门向外敞开着,Noah正坐在门口的一小片阳光里,狗狗远远地就发现了Chris,欢快地跑过来。Chris蹲下身让Noah能舔到他的脸,他揉着Noah的头,喜悦如同一个气球一样在他胸中鼓起来。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Chris走向那道开了一半的玻璃门,他离自己想要的答案只差一步之遥了。Chris走到门前时发现Noah没有跟过来,它还在之前跟Chris玩的地方,抬头看着什么,尾巴拼命地摇着,它跳起来,似乎想把前脚搭在什么东西上,但是每一次都落空,狗狗可怜地在原地呜咽着。

“Noah?”

Chris叫了它一声,Noah回头看看Chris,又继续盯着面前的空气。

“……好吧,你自己在外面玩吧小家伙。”Chris没办法,只好自己走进了店里。

Chris差点被堆在门口的一摞书绊倒,连忙伸手扶住一旁的桌子才没有脸朝下摔在地上。站稳后,Chris开始打量这家书店,门的左边是一张很宽大的雕花桃木书桌,书桌看起来价值不菲,但是它的主人很显然不怎么爱护它,上面摆放着一台收银机和几大摞比砖头还厚的书,正中间的一小块空面上被书桌主人用各种笔写上了很多诸如面包、狗粮、飞机票之类的单词,书桌的一个角掉了一大块漆,似乎它被狠狠地摔在地上过,四条爪型的桌腿上都布满各种Chris确定是Noah弄出来的齿痕和抓痕,其中一条桌腿的爪子部分缺了一大块,被人用四本《老人与海》垫起来了,怪不得刚才Chris扶住桌子的时候感觉它摇摇晃晃的。桌子的四周围也堆满了书,一直延伸到门口,这就是刚刚害Chris差点跌倒的罪魁祸首。右边的橱窗前放着两张小茶几,一张方的一张圆的,放在旁边的双人座沙发是和桌子风格完全不搭调的碎花布艺沙发,而另一个单人座的沙发却是墨绿色的皮质沙发,单人沙发上也被放满了书,双人沙发上堆着一些鼓鼓囊囊的小抱枕,Chris看着居然有想窝进去直到天荒地老的冲动。

书店的层高很高,似乎是打通了二层的地板把两层楼直接连成了一层,除掉橱窗和店门,剩下的三面墙都被做成了高达天花板的书架,每一面书架墙前都安装了带有滑轮的梯子方便拿到上面的书,店中间是两根承重的柱子,柱子上挂满了被装裱起来的简报,柱子中间又是一个书架,整个书店装修用的都是红木,包括为数不多露出来的踢脚线,桃木书桌和不配套的沙发茶几就像是主人觉得需要然后从旧货市场淘来的东西。

中央的书架挡住了大部分的视线,看不到书店的进深,但是Chris却极为自然地脑补出了书架后面的墙上有一扇书架门,门的后面是仓库,还有一个保险柜,里面存放着一些珍贵的初版书,仓库的一角有个微波炉和一个小冰箱,Chris甚至知道用这个微波炉热披萨需要热6分钟,因为微波炉的一个发热管坏了……

为什么自己会知道这些?就如同自己随口报出了这里的地址一样,这些突然冒出来的念头清晰地存在于Chris的脑海中,就如同……丢失的记忆一样。

Chris的心狂跳起来,难道这就是答案?自己就是这个书店的主人?他所遗忘的东西就是关于书店的一切,关于自己曾在纽约生活过的事实?

可是,如果这就是真相,为什么家人还要费劲周折地瞒着自己?

Chris想起自己过来的时候书店门已经开了,说明书店的主人就在店里,Chris你真傻,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店主不就行了。

他绕过高高的书架,想看看主人是不是就在后面。

“你好?有人在吗?”

书架的后面就如同Chris脑海中浮现的那样,有一个打开了的书柜门,听到Chris的声音,一个高高的男人从里面钻出来。

“对不起我们不营业了……你……”男人抬起头,是昨晚牵着Noah的那个人。

“嗨,是你!”

“噢……不……”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是Chris后,男人无力地倒在身后的书架上,“Chris……你怎么这么早……”

“这么说你果然认识我。”

“我……没错我认识你,但是我不应该认识你的……”

“……什么?”Chris没明白他的意思。

男人捂住脸:“我不该跟你说话……”

Chris更糊涂了:“什么意思?这是你的店对吧?”

“……不,这不是,这是……我弟弟的店。”

“好极了,”Chris终于找到了正确的人,“他在这儿吗?我需要跟他谈谈。”

男人看向Chris:“你不能。”

“……好吧这又是为什么?你把我搞糊涂了……”

“他已经去世了。”

“什么?!”

“你听到我说的了,他死了,六个月前。”

……

空气仿佛被冻结了,连呼吸声都听不到,Chris定定的看着男人的眼睛,他看出了对方眼里真切的悲伤和慌乱,Chris忽然觉得自己明白了。

“所以说……这就是真相?我六个月前出了车祸,我……是我撞死了你弟弟?”

“……什么?”这下轮到对方糊涂了。

但是Chris已经为自己编织出了完美的故事:“没错就是这样,我撞死了你弟弟,我害怕了,所以我失忆了……我……我是个懦夫……原来这就是真相,怪不得……怪不得所有人都想瞒着我……”

“等等,Chris,听着,不是你想的那样好吗,我弟弟他是……他是……”男人犹豫了,他不能跟Chris说太多,“对不起Chris,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向你保证不是你想的那样好吗?”

“为什么!上帝我今天说了多少遍为什么可我的疑问一个都没得到解决!”Chris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我很抱歉,但是不告诉你对你才是最好的。”

Chris又看了他一会儿:“狗屁,我要知道,我自己来决定什么是对我最好的。”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Chris看到男人身后的书架上,一本厚厚的书居然自己飘了起来,Chris揉揉眼睛,确定不是自己眼花了,他看着那本书飘到男人头上,然后重重地落了下来。

“嗷!!!”

 

TBC

 


【pinto】灵魂之声(4)

配对:Zach/Chris

分级:G

简介: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分开了,现在他们要找回自己的爱人

警告:没有啥吧

弃权:不属于我

beta:  @cat_xry 

我都更新了你们好意思不更吗!!! @風揚  @素素爱莲花 


Chapter.4

 

“我想就这样过一辈子Zach。”Chris坐在窗边那个松软的沙发里,一只手撑着下巴,盯着外面的街道看,大雨把整座城市变得雾蒙蒙的,他看着街道上的行人匆匆走到商店的遮阳棚下避雨,或者从包里拿出伞,出租车变得格外抢手。

Zach把自己藏在他那张堆满书的办公桌兼收银台后面,正小心翼翼地把一本珍贵的初版书从它的层层保护壳中拆出来。这本书上午的时候刚刚从挪威寄过来,他一直提心吊胆地担心书会被寄丢,要不是这几天太忙天气又不好,他会亲自去把书带回来的。

“你是说这种每天被编辑追杀,半夜赶稿到清晨的日子吗?”

Chris翻了一大个白眼,重重地叹了口气:“感谢你提醒我Mr.Quinto。”他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笔记本电脑上写了一半的文章上,然而没过两分钟,Chris又开始开小差了。

“这样真好,”他继续看着橱窗外面,“拆掉遮阳棚的决定真是太他妈对了,我讨厌有人站在这里挡住外面的风景。”

“你真邪恶Christopher……”

Chris无视了Zach的吐槽:“他们在匆忙地找地方避雨,而我坐在这儿,风吹不着雨打不到,捧着热乎乎的咖啡,我男朋友站在收银台后面像个奸商一样数着钱,我脚边还卧着我们的狗,你能想到比这更棒的生活吗Zach?”

这次轮到Zach翻白眼了:“没有半夜打电话催稿的编辑,那才是最棒的生活。”

“再提一次赶稿就分手Zachary Quinto。”

Zach只是耸了耸肩膀,没把Chris的威胁当回事,反正他被编辑追稿是常事,脸皮早就练得比墙厚,而且每次都不知悔改,专门压着死线交稿。

Chris的编辑Anton刚刚从大学毕业就被分来管Chris的这个魔头,每次Anton狠下心来找Chris要稿子,总会被他七拐八拐的话题带跑偏,要么就是被他用狗狗眼蒙蔽过去。上次Chris说要自己一个人安静在家写稿,Zach和Anton都以为这货良心发现终于有了职业操守,结果等Zach关了店门回到家发现Chris正带着上门督促的Anton打游戏打得不亦乐乎,自那次以后,Zach要求Chris每天必须跟着自己到店里去写稿,风雨无阻。

看着Chris又开始逗Noah玩,Zach只好依依不舍地把手里的书锁进保险柜里,比起现在就看完这本书,赶紧督促Chris把稿子写完以免晚上气氛正好的时候Anton杀上门才是正经事。

“我看看,写到哪里了。”

Chris给Zach挪了个地方,两个人一起挤在小沙发里,他把电脑转向Zach:“这里,我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个人物了,想了好多种结局都感觉不太对。”Chris把脑袋搁在Zach的肩上,看着他阅读自己今天写的稿子,这没有花多少时间,Chris知道自己今天并没有写多少。

“你在这里坐了一下午就写了这么几行字?”Zach没好气地看了Chris一眼,后者正睁着那双蔚蓝无比的眼睛用狗狗眼攻击他,无力地叹气,如果能预知未来的话,Zach觉得在Chris第一次走进他的小店时,他就该立刻关门走人。

“我简直就像正在辅导儿子功课的中年老爸……”Zach抱怨。

Chris在他的脸上印上一个吻作为回答。

 

自从知道Chris失忆后,Zach不再像刚见到Chris时那么热切,他不再试图触碰Chris,也不会喋喋不休地诉说自己的思念与担心——反正也没人知道没人感觉得到,甚至也没有人关心。但是Zach也没有离开去别的地方,他不想回家,不想看到家人为他伤心难过,他不需要更多的眼泪来告诉他也许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这么一想跟着忘记了自己的Chris反而是更好的选择。

Zach木然地跟在Chris的周围,陪着他打针吃药,看他跟医生护士聊天,努力运动让自己早点好起来,然后回到正常的生活,彻底忘了他……

Zach不知道Chris忘了自己和Chris带着失去自己的痛苦活一辈子哪个更让他难过。这两种结局从来都没有在他的人生规划中出现过。

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上,一天又要过去了。每到黄昏时思念总是会被无限放大,白日里爱说爱笑的Chris一到黄昏就会变得格外安静,只是盯着窗外发呆。

你在想我么Chris……

 

没跟Chris在一起的时候,Zach开店总是很随心所欲,早上他会慢吞吞地给自己和Noah弄一顿美味又营养的早餐,然后带着Noah步行到店里,有时兴之所至他还会带着它绕点远路。他开门的时间总是很不固定,有时是上午十点,有时已经是午饭时间。

到店里后,泡一杯浓浓的咖啡,然后捧着那些数不尽的书度过整个下午,直到灯火通明Zach才会从书中抬起头,一般这时Noah都已经饥肠辘辘地在旁边呜呜叫着,而他却埋首于书中浑然不觉。Zach很少会踏着夕阳回家,他熟悉纽约城的万家灯火,当Chris来到他身边,他才意识到自己曾经错过了多少次夕阳带来的美好。

Chris的生物钟是他的胃在掌管的。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和夜宵,如果你问他时间,他只会告诉你,大概到了下午茶的时间了吧。为了他那个黑洞一样的胃,Chris往Zach的店里搬了不少零食点心,Zach为此恼火了好一阵,食物会引来蚂蚁,而Zach的那些初版书半点也受不得虫蚀鼠咬,Chris也很为难,他是无法割舍自己的下午茶时间的,而他也不愿意看到店里的书遭殃,这个问题直到Anton带着Chris去了附近的咖啡店才得到解决,每天下午Chris都会去那里坐上半小时,吃一块小蛋糕,喝一杯现磨咖啡,在回去的时候给Zach带两块曲奇饼干。

夕阳西下的时候,就是他们该回家的时候了,Chris的胃这样告诉他们。不再等到华灯初上,在阳光刚刚变成一个微妙的角度时,他们会牵着手,慢慢摇回家,看着夕阳渐渐消失在城市的另一头,街上的车流被堵得一动不动,印着金红的落日余晖,平静又喧闹。

 

Zach看着Chris在床上翻来覆去,仿佛陷在了噩梦中,他不记得自己陪Chris在医院呆了多久了,现在Chris已经基本恢复得差不多,不再需要人搀扶着走路,这是个好消息,McCoy医生说下星期Chris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从知道自己能回家开始,Chris出现了新的问题,他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即使睡着了,也总是很快被噩梦惊醒,原本日渐红润的脸色又开始变得苍白。Zach依旧在责怪Chris忘了自己,尽管他明白那不是他的错。但看着Chris夜不能寐,Zach只有叹口气,认命地坐到Chris的床边,轻轻地拍打着对方的身体,如同之前每一次Chris做恶梦时那样,他很快安静下来,又进入了平静的睡眠。

看着Chris熟悉的睡颜,这么多天以来,Zach第一次感觉到了疲倦,他小心地在Chris身边躺下来,像以前一样拥着对方的身体,闭上了眼睛,如果我真的能抱着你就好了Chris……

 

再次睁开眼,Zach发现他已经不在医院了,他躺在一片林间的空地中央,Zach跳起来,这是哪里?他环视四周,周围的树木叶子都已经掉光了,光秃秃的树枝上覆盖着厚厚的白雪,显然他已经离开了温暖的洛杉矶,可是这里到底是哪里呢?为什么自己突然到了这里?

Zach想起他见到Chris之前,也是一觉醒来就到了洛杉矶,难道这跟睡觉有关?这么说的话,之前的一次,Zach在睡着前心里想的是Chris,于是第二天他到了洛杉矶,见到了Chris,那么这次呢?他睡着前在想着什么呢?Zach回想自己昨晚在干什么,他“抱着”Chris躺在床上,希望自己能真的抱住对方瘦削的身体,如果自己想要抱住Chris,那自己必须有实体才行,难道说……

Zach兴奋起来,他会来到这附近,说不定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在附近呢?Zach又观察了一遍周围的情况他很快冷静下来,如果自己的身体在这荒郊野岭,从飞机失事到现在过了快六个月,那不是早就只剩白骨了?Zach感到一阵恶寒,尽量控制住自己不再去想像那些糟糕的画面,他决定先离开这片森林再说。挑了一个树木比较稀疏的方向,Zach开始向前飘,这是他变成这样以来的第一次,他觉得万分庆幸,自己可以不耗费任何体力地往前飘。

太阳已经升的老高,Zach飘了快两个小时候,终于发现雪地被人踏出了一条小路,他顺着小路往前,树木越来越稀疏,森林的边缘开始有人活动,Zach飘得更快了,他看到,一座小镇渐渐出现在地平线上。

Zach觉得自己简直是用曲速移动过来的,上一秒他才看见小镇,现在他已经站在了小小的广场中央,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就在这里。

毫不犹豫地,Zach冲进了镇上的医院,他闯进一间又一间病房,这里不大人口也不多,病房大多是空着的,在经过一间病房时,Zach看到了,那个躺在床上,眼窝深陷,身上插满管子,看起来比Chris还要憔悴千百倍的自己。

“操你的……操你的Zachary Quinto,终于找到你了……”

Zach贴在玻璃上,看着那俱毫无生气的躯壳,不知不觉,泪已经流了满脸。

“快点起来你这混蛋,Chris还在等着你……”

仿佛听见了Zach的话,他仿佛看到那个病床上的自己弯了一下嘴角,Zach连忙擦干眼里的泪水仔细地盯着自己的脸,然而病床上的人依旧毫无反应,Zach失望地移开自己的视线,就在这时,一个沉甸甸的重量落进了Zach的口袋里,他把手伸进去,摸到空荡荡的口袋里多了一把钥匙,他把钥匙拿出来,那是,La Memoria的钥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TBC



【pinto】HP梗的一个小段子

在群里(就是前一篇改名字的那个蛇精病群)说HP梗的pinto, @風揚 太太和 @慕夜 太太说起了ZQQ的守护神是松鼠派派的守护神是仓鼠的梗于是强行写下来了_(:зゝ∠)_

beta: @cat_xry 虽然短小但是认真的找了beta猫!果然100个字里有一半错别字!!!

以上。


看着Chris跟自己的守护神玩得不亦乐乎,Zach其实心里还是挺高兴的,这还是第一次他在别人面前放出自己的守护神,他也很想知道Chris的守护神是什么,但他从来不敢问,若是Chris的守护神是头狮子豹子什么的,那自己岂不是很丢面子?!

“Zach……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诅咒你。”

“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珍藏在心底绝不告诉他人。”

“……”Chris有点被恶心到了,不过他决定给Zach留点面子。

Chris抽出自己的魔杖,威胁地指着Zach,看见对方做了个封口的动作才转过头,看着Zach的松鼠守护神在眼前跳来跳去,想着自己第一次见到Zach的守护神时的心情,轻轻念出那句咒语:“Expecto Patronum……”

Zach看见Chris的魔杖尖上冒出银白色的烟雾,慢慢落在草地上,盘旋了一会儿,然后没有动静了。

“……Chris?咒语失败了?”

“……”Chris深吸了两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不,你这呆瓜,低头看看!”

Zach低下头,看见自己的松鼠式神毛绒绒的大尾巴后面有银白色的一小团在动来动去:“……Chris,那是……一只仓鼠吗?”

“Zach,有些话说出来了就不可爱了。”

“……我明白了……不不不!放下魔杖Chris!我真的没笑!我嘴角天生往上翘!”

END


PS:完整的脑洞可能明天会整理一下发出来_(:зゝ∠)_

这个群,吃枣药丸🌚🌚🌚你们还记得我们是什么群么你们🌝🌝🌝

占个tag,我不明白为什么狗茨文要打酒茨tag,CP洁癖很难过

【pinto】灵魂之声(3)

配对:Zach/Chris

分级:G

简介: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分开了,现在他们要找回自己的爱人

警告:没有啥吧

弃权:不属于我

beta: @cat_xry 


在这沉迷游戏之际居然还能更新!我不是个完全的废人!!!哎,继续求出SSR!崽啊!阿爸材料御魂都给你准备好了就缺一个你了 !【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的东西真的求得到吗……】


Chapter.3

 

自从出院后,Chris的梦就只有两种:噩梦里毫无意义的画面,杂乱地充满他的脑海,醒来后只记得梦里大片大片的红色;另一种Chris从来不记得内容,只有做这样的梦时他才能睡个好觉。虽然已经出院了,但是光怪陆离的梦境让自己的精神状态并没有比在医院时好多少。

为了让Chris得到更多的休息,他的父母坚持不让他马上重新开始工作,他们没收了他的电脑,Chris只好把大量的时间花在图书馆和音像店里。

他没有在房间里找到自己的旧相机,Robert告诉他相机在车祸中被撞成了碎片,Chris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知道父母又在骗自己,Chris记得自己出车祸的时候只是打算开车去趟蛋糕店把自己定的蛋糕拿回来,为了这种事把沉甸甸的相机带在身边不合常理。Chris把这些都写进了日记里,他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去订一个蛋糕,当天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如果是为了庆祝儿童节那也太晚了。Chris试过去蛋糕店问店员记不记得自己订蛋糕的原因,但是当时接待自己的大学生已经不在那儿工作了。

Chris几乎每天都会发现一些无法解答的疑惑,但是他从来没有真的去深究过,也许真的是自己忘记了呢?直到圣诞节前发生了一件事,Chris终于决定要搞清楚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

和往常一样,Chris吃完早饭后散步去了市中心的图书馆,打算在这里看一整天书,午饭就在旁边的小咖啡馆解决。Chris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发现这是自己写的书,Chris翻了翻,这本书保存的挺好,没有缺页也没有折角,应该是附近的大学生捐的。

他打开封面,想看看捐书者是谁,却发现空白页上签的是自己的名字。

这就奇怪了。Chris不记得自己有捐过书,书本出版后,Chris拿到的样本除了自己手上留着的一本,别的都送给了朋友,而且Chris也不会在书上写完整的名字,Chris的习惯是在页脚写上名字的缩写……

“对不起,Mr.Pine?”

Chris抬起头,一个大学生打扮的女生站在他面前。

“哦,真的是您!”女孩子惊喜的表情让Chris吓了一跳,他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小步,女孩并没有注意到Chris的反应,她忙着在包里翻找东西,她抽出一本跟Chris手里的一模一样的书,“能请您给我签个名吗?我真的很喜欢你的书,但是上次签售会的时候我正好要考试没办法赶过去,今天能遇到您真的太好了!”

签售?Chris不记得举办过签售会啊。他举起自己手里的那本书:“你是说这次吗?”

“没错!谁把这么珍贵的书给捐了,一共只签了50本啊……”

作为一个作家,能举办自己的签售会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这意味着你得到了读者的认可和喜爱,Chris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连这种事都忘记,他必须知道,自己到底遗忘了什么……

女生还在等着自己,看来她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Chris把自己手里的书放回书架上,接过女生递过来的笔:“你没能来真遗憾,我很开心你们这么喜欢这本书。那天在签售的书店我们还一起读书来着。”

女生脸上露出懊恼的神情:“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就算挂科我也要去纽约,不只是为了签售会,我听说La Memoria有很多珍贵的绝版书。”

那么说,这家书店在纽约,叫做La Memoria……

听到这个名字,Chris觉得脑中的一根弦被触动了,这个名字怎么怎么耳熟呢……Chris摇了摇头,紧紧地按住自己的太阳穴,每当他试图回忆什么,都会觉得脑袋有些胀痛,就像什么东西迫不及待地想要冲破他的大脑飞出来一样。

“Mr.Pine?您没事吧?真该死我不该拉着您说这么久的话!我忘了您受伤了, 刚刚出院!”女孩子慌乱地拉住Chris的胳膊,“您需要坐下来吗?”

“不……”Chris没有试图继续回忆那些会让他头痛的事,“我没事谢谢,就是突然有点头晕。”他对女孩露出一个微笑,把签好名的书和笔还给她,“很高兴你能喜欢我的书。”

女孩看起来还是很担心,但在Chris的坚持下她还是离开了。

Chris没有继续在图书馆逗留,他还是去隔壁的咖啡馆吃了午饭才回的家,那家店的水果塔很好吃。Gwynne坐在起居室里看一本厚厚的书,Robert摊在沙发上午睡,Chris低声询问Gwynne自己能不能把电脑拿回来 。

“你想要电脑干什么孩子?”

Chris忍住没有冲他的妈妈白眼:“我没有要工作妈妈,我想查点资料。”他摇摇手里的书,“有个地方弄不明白,图书馆人太多了我只能回来查。”

Gwynne还是有点犹豫,Chris看见她瞟了睡觉的Robert一眼,而他的余光正好看到Robert几不可觉的点了点头,然后他的呼噜声变得更响了。

“好吧,电脑就在我们房间的五斗橱上。”Gwynne看起来似乎松了一口气,Chris很好奇,自己的电脑里有什么不对劲吗?

他来到楼上,在父母的房间找到自己的电脑,回到房间,Chris没有马上打开电脑,而是把关于签售的事写进了自己的日记里,然后他才打开电脑。

Chris先打开了自己存放照片的文件夹,就算相机碎了,照片总还在吧?Chris希望能找到些帮助自己回忆的东西。把所有照片看了一遍后,Chris并没有任何发现,唯一的不对就是照片的编号有断节,不过这也有可能是Chris自己挑选照片后删掉了。

接下来Chris检查了一遍文档,快速浏览了一遍校对稿后,Chris打开了初稿,出乎意料的,初稿里也被人写上了大量的批注。

写这些批注的账号叫做ZQ&C,头像是一只黑色的狗狗,Chris马上来了精神,一条一条认真地看着,看了一会儿他发现这不像是简单的校对批注,而更像是一个读者在给自己留言。

“我喜欢这个形容,就像你的眼睛一样美。”

“Chris我认为一双能迷倒众人的眼睛绝对不会是棕色的,它们一定是天空般的蓝色。”

“这里如果用这个词来形容会更好,你觉得呢?”

“我们下次也去这里度假吧?”

……

度假?这个人和自己的关系一定亲密,亲密到他能看Chris的初稿,能给自己提出建议,从夹杂在其中无意义的聊天内容来看,这个人不会是编辑,更像是自己的朋友,能一起度假的朋友,Chris能想到的不多,但是Chris不认为自己会给他们看初稿……而且这些大量的批注中有好多提到了自己的眼睛,Chris感觉那些话不像是朋友之间能随口说出的,而更像是情人之间的情话……

Chris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Chris记得自己的上一段恋情早在六年前就结束了,这之后Chris就把心思全都用在了学业上,然后又忙着出书的事,根本没时间想这些,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看着那一段段批注,Chris的心扑通扑通跳着,就像一个跳动的小火炉,暖意顺着血管流遍全身,就像……梦里的那种感觉,就像有人从后面抱着自己一样……

Chris站起来,回头四处看了看,房间里确实只有自己一个人,可是刚才那种感觉,仿佛真的有第二人在房间里,Chris甚至感觉到了对方的呼吸和温度……

La Memoria。有人在Chris的耳边轻轻说。Chris想起了自己要用电脑的主要原因,他要找到这家叫做La Memoria的店在纽约的哪个位置。Chris把手放在键盘上,却发现电脑有点摇摇晃晃的,好像下面垫了什么东西,他把电脑抬起来,发现电脑下面压着一把钥匙。Chris把钥匙拿起来,看起来这不像是自己家里的钥匙,但是拿在手里却有种熟悉感,而且自己打开电脑前一直都在写日记啊,桌子上怎么会出现一把钥匙?

La Memoria,那个声音再次说道。

La Memoria……这一切都跟那个书店有关么?Chris有种感觉,那里就是一切的起点,只要回到纽约,回到La Memoria,那一切都会明白了……

 

Chris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了,他花了一整个晚上劝说父母同意自己来纽约, Gwynne和Robert都很反对Chris离开洛杉矶,说到一半Gwynne甚至控制不住自己哭了起来。Chris知道自己的车祸把家人都吓坏了,但是这一次,他必须来纽约,他不想揣着这么多的疑问过完一辈子。在他的坚持下,父母只得妥协,Chris看到了他们脸上的担忧和哀伤,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哀伤?纽约到底发生了什么……

抱着满腹疑问,Chris坐上了出租车,前往自己的目的地,从下飞机开始,Chris就一直有强烈的熟悉感,仿佛自己已经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很多年,但是自己明明一直生活在洛杉矶啊……

在他们离目的地两条街的地方,他们遇上了堵车,而且看起来一时半会儿通畅不了。

司机吹了个口哨:“下班时间,总是这样。你是来旅游的吗?”

“不,这里每天都这么堵……”Chris随口答道,然后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会知道这里每天都在堵车?刚才在机场上车时也是这样,司机询问他的目的地时,他甚至没有去翻自己写好的小纸条,而是直接说出了La Memoria的地址。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Chris一眼:“看来你住在这附近。”

Chris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不是……”他看看一动不动的车流,决定自己下车走过去。

付了车费后,Chris在冬夜的纽约街头漫步,天上不知到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雪,他把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手里握着那把莫名出现在桌子上的钥匙。虽然是冬夜,但Chris并不感到寒冷,他握着那把钥匙就像牵着一个人的手,让人感到温暖又安心。

转过街角,一家咖啡店在橱窗前竖起了一颗圣诞树,Chris停在那里,看着橱窗里陈列的五颜六色的马卡龙,要不进去买点吧?Chris犹豫着,已经到了吃完饭的时间了,先吃点甜点垫垫肚子不过分吧?

晚上不要吃甜的东西。一个声音在耳边说。

是那个声音!

Chris连忙转过身,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晚归的行人在匆忙赶路。Chris想起了自己的目的,他没有再去管那个声音,继续朝目的地走去。他没有注意到,蛋糕店的橱窗后面,一个满头金色卷发的男孩在看见他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等他追出来的时候,Chris已经走远了。

离书店只剩下一条街的距离时,Chris放慢了脚步,心里忽然忐忑起来,离真相越近,Chris感到越不安,如果真想不是自己喜欢的怎么办?也许大脑选择忘记,因为它认为不记得才是对自己最好的选择?Chris彻底停下了脚步,内心不停地犹豫着。

一阵狗叫声传来,等Chris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团黑色的东西已经扑在了他身上, Chris因为中心不稳跌坐到地上,狗儿不停地低声呜咽着,它把前脚搭在Chris的肩上,不停地舔着他的脸。

Chris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挡住自己的脸,试图把扒在自己身上的黑色大狗推开:“搞什么……”

狗儿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依旧急切的低声叫着,尾巴不停地摆动。

看它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Chris试探性地把手搭在它的头上摸了摸,狗儿立刻在他身上不停地蹭着。

“你是谁小家伙?把我当成你的主人了吗?”Chris抚摸着狗狗柔软的皮毛,想让它冷静下来,借着路灯的光,Chris看清了狗狗的长相,它看起来就像那个在自己的稿子里写批注的人头像上的那只狗。

“你是……”Chris瞪大了眼睛,然后又神经兮兮地压低了声音:“你的主人是ZQ&C吗?”

“汪!”

狗狗响亮地吠了一声,仿佛在回答Chris的问题。

Chris伸手拉过狗狗脖子上的狗牌,狗牌的正面写的它的名字:Noah,他把它反过来,狗牌背面是一串数字,看起来像一个手机号码。

这会是那个ZQ&C的号码吗?Chris刚想把号码记下来,另一个脚步声从对面传来,Chris抬起头,看见一个男人手里握着牵引绳朝他们跑过来。

“对不起,它没弄伤你吧?,它忽然就挣脱绳子跑掉了。”男人跑过来拉起Chris,一边向他道歉,却在看清楚他的样貌后停住了,“我的上帝!这真是……你怎么……”

Chris很疑惑:“对不起?你认识我吗?”Chris觉得眼前的男人很眼熟,尤其是那对个性鲜明的浓眉,他一定在什么地方见过,“我好像……我感觉我见过你,但是我想不起来……”

眼前的男人回过神,他慌乱地避开Chris的眼睛:“呃……抱歉我……我认错人了,我以为你是……你是我的认识的一个朋友……抱歉Noah吓到你了,你受伤了吗?”

“不……没有,我还是觉得你很眼熟……”

男人有点手忙脚乱地想要给Noah套上牵引绳,狗儿似乎知道他要带走自己,极度不配合地躲在Chris身后。

“Noah!”男人低声喊了一句,Noah才不情不愿地乖乖走过去。

意识到他们要走了,Chris连忙叫住他:“你是Noah的主人吗?”

“我……是的,至少现在是的,抱歉,如果你没受伤的话,我们得走了。”说完,男人头也不回地拉着Noah走了,Noah一边走一边不舍地回头望Chris。

“请等一下!”Chris追过去,却在经过一个橱窗时被吸引了目光,尽管门前没有亮着灯,但是Chris还是看见可挂在门前的铜制招牌,La Memoria到了。

就在Chris分神的一瞬间,男人牵着Noah消失在了Chris的视野里,Chris只好回到La Memoria的橱窗前,店里黑黢黢的,看起来已经关门了,他趴在橱窗前,看到了里面高到天花板的书架,还有地上也堆放着一摞摞的书。Chris有点失望,如果没有在路上耽搁那么久,他应该在关门前赶到的。

又恋恋不舍地站了一会儿,Chris决定先回旅馆,反正他已经到纽约了,书店也找到了,总会找到想要的线索的。而且,他默默地背了一遍Noah狗牌上的号码,虽然没来得及用笔记下来,但Chris对自己的记忆力有信心。

在Chris转身离开后,男人牵着Noah又从街角回到了书店前:“你不该来这儿的Chris……”

 

TBC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pinto】灵魂之声(2)

配对:Zach/Chris

分级:G

简介: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分开了,现在他们要找回自己的爱人

警告:没有啥吧

弃权:不属于我

beta: @cat_xry 


更新攒人品_(:зゝ∠)_求出SSR,想要个更好的有错吗

亲爱的布布生日快乐~要天天开心,永远十八岁哦~快填坑啊太太!!! @素素爱莲花 

以上。


Chapter.2

 

Zach坐在Chris的床边,其实说坐也不太合适,鉴于他现在正处于根本触碰不到实物的状态,其实他是保持着坐的姿势飘在Chris的床上的。他用一只手来回抚摸着Chris的背,不知道为什么,Zach唯一能接触到的实体就是Chris,但是Chris根本感觉不到自己,甚至,Chris根本不记得自己。

六个月前,Zach去奥地利出差,颠簸的气流,人群慌乱地尖叫就是Zach最后的记忆,等他再次有意识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滨州的老家。

Zach发现自己大部分的朋友都在这里,总是满世界乱飞的Joe也在,和他的妈妈靠在一起,脸上都是泪痕。飞机失事后人们找到了大部分遇难者的遗体,还有一部分失踪的,Zach就是那个失踪的。在找寻了三个月后,他们终于放弃寻找,今天就是为了Zach举办的追悼会。

Zach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就站在客厅的中央,可是没有人看到自己,他试着去摸Margaret的脸,但是他的手直直地穿了过去。Zach感到茫然又无措,他不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可是现在自己似乎只是个灵魂站在这儿,Zach不能让自己一直这样,如果Chris知道自己变成了灵魂,肯定会笑得满地打滚的……

对了!Chris!

Zach满屋子寻找Chris的身影,但是他把整个房子找了一遍,甚至去查看了后面的工具房,都没有发现Chris的身影,Zach开始慌了。Chris为什么不在这里,就算自己死了,他也该在这,他是自己的未婚夫,是自己的家人,Chris比屋子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应该在这儿!

Zach莫名地发起了脾气,他想要扔东西,想要喊想要叫,但是他无法触碰任何东西,也发不出任何声音。Zach花了一整天时间跟着Joe,试图搞出点什么动静引起对方的注意,好搞明白Chris去哪儿了,但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Joe依旧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晚上Zach飘在Joe的床头转来转去——在他下楼梯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可以飘——想要潜进对方的梦里,然而好几次直接扑在了灰扑扑的床底后,Zach终于放弃了。他怒气冲冲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倒下来飘在床上,假装自己是躺上去的,心里想的都是Chris,然后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时,Zach发现自己不在家里了,而是到一个阳光明媚的地方,下意识地,Zach躲进了树荫里,他觉得鬼魂不应该暴露在阳光下。Zach站在树荫里看着来往的行人,猜测自己现在到底在哪里,他鬼鬼祟祟地把脚伸出去照照太阳,看会不会像电影里那样滋滋冒烟,然而似乎连阳光都忽视了Zach,刺眼的光线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既然阳光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那就没有必要一直躲在这了。Zach把手插在兜里,顺着人流往前飘,一边观察着附近的建筑,试图弄清自己究竟到了哪里。Zach来到一家医院附近,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Chris的姐姐Kat。

Zach兴奋起来,如果跟着Kat,说不定可以找到Chris在哪儿!鉴于Zach现在的状态,他可以在人群中穿梭自如,而且Kat的移动速度并不算快,Zach很轻易地就跟上了Kat,Kat并没有打算去别的地方,而是直接走进了医院里。

为什么会来医院?Pine家的人生病了?一阵不安笼罩了Zach。他们来到16楼,Zach越来越不安,因为这里写的是复健康复中心,Zach巴不得拖着Kat赶紧走,可是Kat在导医台停下来跟那里的护士说话,心急如焚的Zach决定自己去找别的Pine家的人,这并不难,他看见走廊尽头的房间,Gwynne正从那里出来。

Zach赶紧飘过去,却又在门前停了下来,他害怕真的是他想的那样,害怕看到里面躺着那个他最在乎的人。

Kat和护士说完了话,走到病房前,直接穿过了Zach,拉开了病房的门,Zach终于见到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就那么安静地坐在病床上,看着他笑。

事实上,Chris看着的人是Kat,毕竟Zach现在的样子谁也看不见。但是Zach认定Chris看的就是自己,那么美丽的笑容,只有他看着自己的时候才会有,可是,Chris为什么会在这儿?

Zach飘过去,“站”在床边,贪婪地盯着Chris看。

“Chris,你不该坐这么久,McCoy医生看到了又要生气了。”

“不会的,他才舍不得骂我,我想坐一会儿,今天我觉得不太疼了,早上复健的时候我能走完一个来回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Chris为什么受了伤?Zach心疼地看着Chris瘦削苍白的脸,显得他的小下巴越发地尖削。

颤抖地伸出手,Zach想要碰碰Chris,你到底怎么了Chris?Zach的眼里迅速聚集起一汪泪水,在他知道自己可能已经死了的时候,Zach都没掉过一滴泪,现在他却无法控制地哭泣着。明知道无法触碰,Zach还是把手轻轻地放在Chris的脸上,手掌弯起贴合的幅度,就像平时他触摸Chris时一样。

他摸到了。Zach在家的时候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触碰任何人或任何物,而现在,Chris的体温真真切切地通过贴合在Chris脸颊上的手掌传来,Zach觉得这股暖流瞬间传遍了全身,如同触电般的颤栗唤醒了他的每一个毛孔。

Zach把两只手都抚上Chris的脸颊:“Chris?你能看到我吗Chris!”

Chris没有任何反应,Zach不死心地试图掐掐他的脸,这次没有如同Zach预想的那般,他的手指直接穿过了Chris的脸,如同他遇到的每一个人一样。Zach又试了几次,发现自己依然能碰到Chris,但是无法在他身上施加任何力道,现在的Chris之于Zach,就如同一堵墙一样,Zach能看到能摸到,但是无法搬动它。

尽管如此,Zach还是很开心,虽然无法跟Chris交流,但是能触碰到他已经是一大进步了,自己一定能想到办法告诉Chris自己就在他身边的!现在,Zach得想办法弄明白Chris到底出了什么事。

Zach在医院里乱飘,寻找那位叫McCoy的医生,看起来他是Chris的主治医生,找到他也许能想办法看到Chris的病例。Zach在复健中心转了一圈,并没有找到那位医生,泄气的Zach回到Chris的病房门口,正好看到Kat扶着Chris出来,往复健室那边走去。Zach连忙飘过去扶着Chris的另一只胳膊,然而因为无法施力让Zach看起来更像是挂在Chris胳膊上的一只气球,跟着他往前飘。

到了复健室,Zach就完全帮不上忙了——并不是说他在别的地方就能帮忙——只得跟在Chris身边唠叨。

“慢点Chris,你还没完全好呢……”

“嘿!你快走开!别挡着Chris!”

“右脚……很好Chris,接下来是左脚,小心点宝贝儿……”

Chris扶着保险杆练习走路,Zach跟在旁边飘来飘去,比Chris还累,他一会儿给Chris擦擦汗——趁着Kat给Chris擦汗的时候假装是自己擦的,一会儿又蹲下来试图给Chris把鞋带绑紧一点。

看得出Chris在这里人缘很好,路过的病人医生都会跟Chris问好,然后给他一个鼓励的微笑,Zach看见有两个小护士趴在拐角的玻璃窗出盯着Chris看,脸上带着一种Zach很熟悉的表情——他自己看着Chris发花痴的时候就会露出这种表情。Zach连忙飘过去挡住小姑娘的眼神,当然啦,并没有什么用,那两道目光还是穿过Zach直直地钉在Chris身上,Zach不禁为之气结,不过因为凑得太近了,正好能听到两个小护士的窃窃私语。

“……他的眼睛真好看,我敢打赌整个医院都没有人能比过他的眼睛。”

那当然,Zach自豪地想,全世界都没有人能比得过Chris的眼睛。

“我打听过了,他还是单身呢,你这么喜欢他就去表白啊,天天来这里发花痴,再不下手被别人抢走了。”

胡说!Zach生气了,Chris才不是单身,Chris早就和自己订婚了,他们准备等Zach从维也纳回来就结婚的……

Zach愣住了,想到了自己和Chris的婚礼,现在Chris连站稳都需要人搀扶,而自己变成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他们的婚礼,真的还会到来吗……

两个女孩子自然是不会看到Zach的失落,继续说着自己的话题。

“不,他不是单身了,这件事只有很少几个人知道,Chris有个未婚夫。”

“啊?可是他住院至少三个月,从来没见过他的未婚夫。”

本来打算离开的Zach听到她们提到了自己,又停住了,继续偷听人家的对话。

“你当然见不到了,”那个喜欢Chris的女孩子说:“他的未婚夫三个月前飞机失事去世了,Chris开车的时候接到了电话,就出了车祸,那么重的伤,他现在能站起来简直就是奇迹。而且他醒过来后,记得他所有的家人朋友,记得车祸的时间日期,甚至他还告诉警察车祸的细节,但是他唯独不记得他的未婚夫。”

“天哪,怎么会这样……”

“McCoy医生说可能是这件事带给他的打击太大,大脑选择性遗忘了这件事,Chris的家人和他未婚夫的家人还有他们的朋友商量过,一起瞒着Chris这件事,起码等到Chris的身体恢复后……”

Zach呆呆地站在角落里,两个小护士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只剩他自己消化这巨大的信息量。

首先,好的一方面是他知道了Chris是怎么受的伤,伤的情况怎么样了,关于自己已经死了这一点他倒是不太担心,Zach并不认为自己真的死了,搜救人员没有找到他的尸体,而且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总不会是平白无故的。

最让他难以接受的就是剩下的这一点,Zach转过头看着Chris,他已经被Kat扶到了一旁的椅子上休息,他满头都是汗水,双腿也在不停地颤抖,Zach心疼得不行,他想过去抱抱Chris,但是他却如同被施了魔法一样,钉在原地,无法移动。

“Chris……你怎么能忘了我……”

TBC